咨询电话:0577-86602010

新闻详情

咨询热线

【原创】无处可逃(刀E/ABO文)

网站编辑:jdb电子游戏-jdb电子投注网址-jdb电子官方网站 │ 发表时间:2020-01-07 20:06:44 

  我以为,随着战争的结束,可以让我松一口气。然而,我想多了,即使在和平的年代,诺克萨斯的刺客还是不能放过我。一次不经意的松懈,差点就让自己命丧黄泉。

  这是第二次从他手上逃脱了,想起冰冷的刀尖架在脖子上的触感,就让人忍不住出一身冷汗。拉低帽檐,回头望了一眼屹立在不远处的诺克萨斯城,伊泽瑞尔无奈地叹息着。

  “战争结束了你为什么就不能放过我?刺杀我的命令不是毫无意义了吗?” 澄澈的蓝眸里充满着疑惑和不解。

  “对诺克萨斯来说也许是,但对于我,没有人能从我手下逃走,你也不例外!”

  耳边传来刺客冰冷的声音,下一秒就是刀锋刺穿皮肤的疼痛。反应过来的伊泽瑞尔,立马按下了手中的传送仪。再慢一点,脑袋估计不在自己身上了!

  传送仪是黑格默丁博士发明的,类似瑞兹大招的仪器,但是传送的距离比较短,充能时间也比较长。虽然还是实验品不够完善,还好自己带在了身上,救了自己一命。脖子上不深不浅的伤口还在流血,提醒着他必须马上离开这个鬼地方。刀锋之影估计很快就会找到他,毕竟这里是他的地盘。

  为了顺利离开诺克萨斯,他给自己染了一头银发,还戴上了黑色的美瞳,披上黑色的斗篷,混进了人贩子的队伍。伊泽瑞尔跟着他们穿过无数个密道,总算离开了该死的诺克萨斯。

  本来他可以一走了之的,但他是探险家,他想帮助这些被贩卖的人。诺克萨斯的政府让人讨厌,可民众是无辜的。

  老实说,他混进来几天了,都没摸清楚这个组织里的人的目的是什么。这些人质都好像被什么魔法控制住了,每个人都是面无表情的,让做什么就做什么,没有自己的意识。突然间觉得好恐怖,总觉得这里面有很大的阴谋,这不是普通的人口贩卖!

  这几天,他跟着队伍,学着人质的模样,假装自己也被控制了。终于,他们来到了一个小镇。他用余光打量着周围的环境,印象中这个地方他来过。这里是位于诺克萨斯和祖安交界地带一个很偏僻的地方,他曾经为了绘制地图在这里呆过几天。

  一进小镇,一股浓郁甜腻的信息素铺面而来。伊泽瑞尔猛地一颤,身上的Alpha因子蠢蠢欲动。是的,伊泽瑞尔是一名强大的Alpha。尽管他自制力很强,但那股过于浓郁的信息素让他很难受,很难压抑自己的欲望。心痒痒的,他开始面露潮红。不管走到哪里,Omega甜腻的信息素无处不在。就像吃了的感觉,他很想现在就来一发。没办法,伊泽瑞尔暗自掏出一把小刀,往自己的手掌刺了下去。靠着强大的意志,他将自己的信息素收回,隔绝外界所有信息素的干扰。靠着疼痛,他总算平静了下来。

  很奇怪,Omega和Alpha都是瓦罗兰大陆上少有的存在,为啥这个小镇上全是!特别是关在笼子里裸着身体处于发情期的Omega,一股恶寒从心底升起。他必须马上离开!这里很危险,他的直觉告诉他。

  镇上的集会开始了,所有人都集中在一个空旷的广场上。上面的演讲人好像在给人洗脑一样,不断重复着斯瓦特就是神明的存在,可以给人重生,必须要遵从他,不能违抗之类的。

  斯瓦特是谁?他估计就是这组织的幕后老大,他究竟想干嘛?如果说他只是贩卖Omega的,可没必要把Alpha和Beta也抓过来呀。一些穿着白大褂的人引起了他的注意,难道是……和实验有关?突然一个恐怖的设想在脑海里浮现,伊泽瑞尔蹙紧眉头。

  先离开这里再说吧,趁着集会人多眼杂,应该不会注意到他的。他小心地挪动自己的步伐,所有人依旧面无表情地聆听着演讲。一个跃迁,他躲到了一颗大树后面。看着不远处的集会,暗自说道,“等我回来再救你们。”

  一个声音突然在耳边想起,随后一个针筒插进了自己的脖颈上。糟糕,大意了,伊泽瑞尔猛地推开身后的人,惯性让他的后背狠狠地打在了树上。

  “全部打进去了哟~”那个人转着手上的针筒,一脸不明所以的笑。

  “什么……来的?”伊泽瑞尔心脏开始加速跳动,脑袋有些晕眩。疼痛慢慢从指尖蔓延到全身,信息素一片紊乱。腿脚乏力,他顺着树滑了下去。好痛!他抱紧自己蜷缩着。

  那人缓慢地蹲下身,在伊泽瑞尔耳边轻吐说道:“和你想的一样。”

  不,伊泽瑞尔瞳孔放大,一脸痛苦。想要和眼前的人拼命,可是现在的身体他做不到。

  “你知道吗?你现在脸红的样子是多么迷人。”那人的手掌轻抚过他的脸庞,他艰难地打开他的手,感到一阵恶心。

  第一次,他为自己的行为感到后悔了,不该那么冲动的。刚从刺客的手中逃开,又落入虎口。疼痛还在无限的放大,挣扎了许久,他晕了过去。

  伊泽瑞尔,你现在是我的收藏品了。斯瓦特阴森的笑着,抱起他消失在集会上。

  再次醒过来时,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白花花的墙。偌大的房间里床就占了一半,此刻的他被锁链绑着,活动范围就只局限于床上。

  浑身乏力,他感觉自己的身体软绵绵的。有什么东西改变了,他感受着自己身上陌生的信息素。一滴眼泪不经意地滑落,里面是满满的绝望。

  身为Alpha的尊严和骄傲就这么没了,活生生的被改了性征变成一个Omega。这怎么可能,这怎么可以,他拽紧了身下白色的床单。

  这对他的打击太大,除了无声的泪水,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。心灰意冷的感觉也不过如此,美瞳不知何时被摘下,蓝眸里透着生无可恋的气息。

  “你是我最想得到的,最完美的作品,我怎么会杀了你呢,呵呵。”

  他的声音只会让人觉得愤怒,伊泽瑞尔控制不住的握紧拳头想揍他。这一拳仿佛用尽他毕生的力量那般,却被斯瓦特轻易地抓住。可恶,他为自己感到悲哀。

  “知道吗?我天生就是Omega,一直被人凌辱你懂得吧。曾经的我也想过一死了之的,直到那天遇到了你。每次想到你的脸庞,我就有了活下去的动力。我知道我不干净,配不上你。可是,我好不甘心啊,我恨所有Alpha和冷眼旁观的Beta。我靠着Omega丑陋的身份混到了上流社会里,偷偷研究里的魔法,想改变自己的命运。我不断抓人做着实验,最后我成功了。”斯瓦特阴森的笑着,“我不会去同情那些无辜的人,就像当初没人同情我一样。我把他们变成Omega后,就把他们高价卖到上流社会去,用那些钱持续着我肮脏的实验。”

  “呐,我现在是Alpha了,我好开心,我可以拥有你了。你知道吗?我多激动!”他表情扭曲着笑着,不断靠近着伊泽瑞尔。

  “别过来!”他艰难的向后移动着,锁链拉扯着发出碰撞的响声。已经到了墙角,他无路可退。他好害怕,他怕被这个恶心的人碰。

  斯瓦特并没有继续向他逼近,只是大笑了起来。“发情期马上就会来了,你会求我的。”

  这无疑是最残酷的,伊泽瑞尔开始恐惧起来。第一次那么低声下气的,他想都没想过会有这么一天。“求你,不要,把我变回来好不好?看在我曾经帮助过你的份上。”

  以前来这绘制地图时,他救过一个被XX的Omega,那人叫斯瓦特。一直都知道Omega的社会地位低下,他也很想改变这种状况,所以也帮助过很多这样的人。

  “你还记得我?”斯瓦特有些激动,看着伊泽瑞尔的眼里露出丝丝温柔。“虽然很高兴,但我比较想听你说,求我给你。”

  妈的,他一定有办法把我变回Alpha的,现在该怎么办?

  “你在诺克萨斯混进我的队伍时,我就知道是你了。皮尔特沃夫首席探险家伊泽瑞尔,你的信息素我永远都不会忘记。老实说你装的还挺像的,骗过了所有人。我觉得很好玩,所以也没有揭穿你。前面集会时你逃跑了,我很害怕。本来还想多和你玩会儿的,谁知道你会忍不住逃跑呢。”他自言自语的说道。

  身体的燥热让人很难受,伊泽瑞尔紧贴着冰冷的墙,试图压下自己身体里的火。咬紧下唇,他冷笑着。早知道就那样死在泰隆的刀下算了,现在的处境比死亡还令人恐惧。突然间,他好想念泰隆,想他拿着那把冒着寒光的刀出现在自己面前,就那样把自己杀了。

  “在我面前别想着别人。”他眼里透着狠厉,斯瓦特粗鲁地抓着伊泽瑞尔的衣领。

  “我想死。”伊泽瑞尔无力地瞪着他,蓝眸里满是被燥热折磨的痛苦。

  “你就算死,也只能死在我的手上!”他感受着空气里躁动的信息素狂笑着,好戏马上要开始了。

  一瞬间,血腥味弥漫在整个房间。渗出的血像夺命的彼岸花似的开满全身,斯瓦特死不瞑目的瞪大了眼睛。

  伊泽瑞尔跌坐在床上,刹那间有些呆愣,一切都发生的太快,来的太突然。

  “伊泽瑞尔,只能死在我手上。”泰隆眼里透着渗人的冰冷,一字一句对着斯瓦特的尸体说道。可惜他死了,也没机会听到。泛着寒光的刀尖还在滴血,目光一转,他盯着床上衣衫不整的伊泽瑞尔。

  他苍白的脸上满是不正常的红晕,手脚被锁链绑着,还很难受地扒着自己的衣服,领口大开。伊泽瑞尔甜蜜的信息素里混着血腥味,不经意间向泰隆发出了邀请。老实说这很诱人,专属泰隆的Alpha因子有些躁动,但他还是很理智的。如果没记错的话,探险家伊泽瑞尔应该也是个Alpha才对,这Omega的信息素是怎么回事?

  这不是英雄救美,他本来就是为了杀他而来的。握紧手里泛着寒光的刀,泰隆不带一丝感情的向他走去。

  突然,伊泽瑞尔扑向泰隆,双手抱紧他的脖颈,不要命地吻了上去。身上的皮肤被刀尖划伤,虽然很疼,但是他停不下来。控制不住的泪水顺着脸庞滑落,他尝到了苦涩的味道。